azmat

 

枇杷如盖

庭有枇杷树,吾妻亡之日,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矣。

看书时,感情深有感触时,无多,细思之下,有二。作者为一男一女,皆为亡人作。

一、吻你,我不惊醒你。

二、亲爱的,对不起,我要去跟别的女人结婚了。

你可是要至我于死地,且让我霓裳羽衣。

呼悲吸喜

长舒了一口气,记下这几日来的悲喜。

此刻外面的空气因为雨水的拍打,已然没有了阳光的味道,有的只是浅浅的凉意。打开那扇冬日里久闭的窗,却发现春天也有凉。遥远的风儿从海里、田间走过,带着那咸的青草的香挤进了这个未曾谋面的地方。

直至此时,我也不曾了然今日之果,是何时之因,但隐然间已不知从何说起。校园的树四季常绿,而校园的人却不曾停留,恰如那一缕凉风,不曾为翩飞的叶而驻足。因为落雨的原因,花香已然不足以弥漫,而人儿的步伐也不再悠闲,匆匆地走过那泣泪的花旁,眼中却只有低头望去的三尺见方。日记已经中断了数日,有时候不是忘记,而是选择记忆,然而今日再次提笔,却仍旧心中怅然若失。总觉得离开不是结束,却已...

恰同学年少,恰同学少年。

酒不醉人人自醉

无梦亦无诗

相约三月,再见无期!

1 / 2

© azmat | Powered by LOFTER